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他的名字叫“主人”

他的名字叫“主人”   牛二的饭未做好,我已沉沉的睡去。醒来时,已是临近黄昏。第一个感觉就是很饿,忠诚的牛二正坐在写字桌边。看到我醒来,他说:哥,饿了吧。没等我回话,就一溜烟地去准备饭。洗濑后,我点支烟静静地坐在窗前。暮色下,茂密的树林依山势起起伏伏地铺开,隐隐地散发着潮湿泥土的气味。我深深..

小洞的尿液喷洒而出

小洞的尿液喷洒而出 小小的空间里弥漫着一股欢爱后特有的淫靡气味,王大力拥着知晓因情欲和高潮变得更加迷人诱惑的赤裸娇躯,那深埋她体内的性器很快又硬起来。正是最好精力年轻气盛的男人身体,碰到如此极品的名器,还是自己穷追不舍的女孩,逮住了当然是一啪不可收拾。“嗯啊啊啊~~~啊啊~~~啊啊~!”  ..

空空的车厢

空空的车厢 火车飞快地疾驶着,炎热的空气在敞开的窗外被迅速地驱散,变成了透着凉意的习习夏风,哗哗地吹得人透不过气来。  封雪挺直了身子* 着竖的笔直的* 背,深深地呼吸着清爽的空气,空气中带着阵阵芳香,那是田野里泥土和绿草的芳香,是大自然对久住在城市里的人们最好的奉献。  车厢里很空,她的对..